交易很复杂。爱威电子应如何解决这些多重难题?

3月3日,首都邦获悉,上海爱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威电子)对科技创新局IPO的第二轮询价作出了回应。爱威电子是一家在新场外交易市场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为833221。公司的科技创新委员会IPO申请已于2020年9月30日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接受。在2020年11月3日,公司的科技创新委员会IPO IPO的状态更新为“询问”。在这一轮查询中,爱威电子集团内部交易以及实际控制人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之间的资本往来等十二个问题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集团存入内部交易,员工向实际控制人借钱购买房屋]关于集团内部交易,爱威电子'子公司上海爱威和无锡爱威与香港爱威有销售业务;报告期每个期间的合并范围内部公司之间的交易金额分别为2.31亿元,3.7亿元,13.23亿元和7.92亿元。国内实体通过海关经纪公司将商品出售给海外实体。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爱唯电子化解释说,上海爱唯和无锡爱唯出于特定目的向母公司购买股票,上海爱唯和无锡爱唯向香港爱唯出售产品。是否“主要从事研究与开发”的有关表述?矛盾。作为回应,爱威电子答复说,为了吸引本地技术人才,该公司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成立了上海爱威和无锡爱威。报告期内,上海爱维和无锡爱维将其主要职能定位为研发中心。为了满足员工薪金和房屋租赁等日常运营所需的现金流量支出,并支持区域经济发展,上海爱威和无锡爱威向母公司提供了支持,以购买股票产品并将其出售给香港爱威以增加现金流入。关于实际控制人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之间的资金往来情况,根据查询的答复,报告期内,由于公司股票的认购和房地产的购买,爱威电子实际控制人孙洪军与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国辉,吴少夫,杜立明,程建涛和张忠进行了大规模的金融往来。截至目前,由于员工权益激励,郭辉已向孙宏军支付了565万元。此外,孙宏军和郭辉还担任了子公司香港爱维的董事。根据爱威电子的回应,截至2020年12月31日,孙宏军与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可以进行资本交易所,以认购公司的股票发行和购买房地产。其中,与同事D的交易额为589万元,与同事A的交易额为1762万元,与同事C的交易额为140万元,与同事B的交易额为1200万元,而交易与同事E的金额为1250万元人民币。除了上述资本交换外,由于临时资本周转,购买金融资产等原因,孙红军和他的同事D进行了资本交换。报告期内,发生额共计1,540万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述资金往来已经清理完毕。截至2020年12月31日,除孙宏军及其同事外,孙宏军与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及其他员工之间无巨额会费欠款。三位同事分别向孙红军借款565万元,1250万元和800万元。他们中的两个人向孙红军借钱购买房地产。 [大债务和库存积压的困境]除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的问题外,通过合并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爱文电子仍然有大债务和积压的库存。爱威电子是一家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专门研究高质量的数模混合信号,模拟和射频。其主要业务是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该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音频功率放大器芯片,电源管理芯片,RF前端芯片,电机